欢迎来到九州酷游官方网站!

常见问题

吴晗与袁震:一路崎岖生死相依

发布时间:2022-10-01 04:33:58 来源:九州酷游 作者:九州酷游平台

  无论富贵还是贫穷,无论健康还是疾病,无论是人生的顺境还是逆境,在对方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能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吗?

  一句我愿意很简单,真正能做到很艰难。古往今来有无数眷侣,在天灾人祸来临之际背弃了自己许下的诺言。

  1909年,吴晗出生于浙江义乌的一个小康之家。其父乃清末秀才,家教甚严。吴晗自幼聪慧,喜爱历史。

  1931年,吴晗同时报考了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二年级插班生入学考试。成绩公布后,吴晗被清华大学录取。彼时吴晗家境败落,胡适帮他谋得了在清华半工半读的机会。吴晗勤奋好学,专攻明史,在大学读书期间便发表了四十多篇明史论文,震惊史学界。

  这个女子不仅美丽出众,而且才华过人,可惜年纪轻轻便身患肺结核,后来病情恶化又转为了骨结核,全身骨头酥软到无法坐立,只能常年卧病在床,由室友照料起居。

  袁震,1907年生于湖北光化县的一个书香门第,18岁时考入武汉大学历史系,不久又加入中国。1930年,袁震转学到清华大学,继续攻读历史。袁震颇有学术才华,在读书期间先后发表了《武则天》、《中国地名考》等论文,漂亮才女的名声传遍了整个清华园。不幸的是,生性体弱的袁震在一次探亲中,被传染上了肺结核,从此被迫退学,缠绵病榻。幸好清华允许袁震继续留住在宿舍,由好心的室友帮忙照顾她的日常生活。

  第一次见面,两人虽交谈不多,但袁震在百病缠身之际仍不忘追求学术的豁达,给吴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从此吴晗常常来看望袁震,与病床中的袁震交换学术观点。袁震思维敏捷,见解不凡,经常能给吴晗以灵感。彼时的吴晗虽然只是一名在校学生,但在史学界已经颇有名气,袁震对他的才华也十分欣赏。两人在日复一日的接触中逐渐加深了对彼此的好感。

  相处了一段时间以后,对袁震的才貌倾心不已的吴晗,终于忍不住托人向袁震转达了自己的爱慕。很快,他就等到了袁震的回复——婉言相拒。

  其实袁震对才华出众又温柔体贴的吴晗何尝不抱有爱慕之情,但是袁震知道,如今自己是贫病交加,吴晗却是前途远大,自己怎可连累他的终身。吴晗自然明白袁震的心意,他非但没有因她的拒绝而退缩,反而对她增添了几分爱慕。

  。那一年,袁震的室友蒋恩钿即将毕业,打算赴绥远工作,无法继续照顾袁震。但是袁震生活不能自理,若是无人照顾只有死路一条。于是,蒋恩钿决定把这个艰巨的任务托付给已经内定留校的吴晗。

  尽管工作繁忙,事务缠身,吴晗仍然坚持每天抽出三个小时的时间探望袁震。他每天给她喂水喂饭,陪她谈天说地,想尽办法哄她开心,把自己薪水的一部分拿出来用作她的医药费。袁震深受感动,但是她也越发坚定了信念:绝不能与吴晗有进一步的关系。

  1934年春,袁震的堂姐袁浦之来到北平,让袁震多了一个可以照顾自己的人。但是吴晗还是每个星期都来看望袁震,对她嘘寒问暖,帮她解决经济困难。

  袁震几次三番恳求吴晗,不要再给她送钱。吴晗知道袁震不肯无功受禄,便请袁浦之帮忙为自己誊写稿件,每个月给袁浦之支付四十大洋。袁震心里清楚,吴晗给自己堂姐支付如此之高的报酬,所意为何。

  1934年秋,由于室友均已毕业,袁震也不能继续住在学校,被迫搬到了养蜂夹道的肺病医院。吴晗一如既往地陪伴袁震。

  袁震的病情日益加重。受到肺结核和骨结核的双重影响,袁震被石膏固定在高高的病床上,几乎动弹不得。吴晗每次见她,只能站着同她讲话,一站几个小时却毫无倦意。

  1934年深秋的一天,吴晗在探望袁震前,特意买了一束鲜花,再一次郑重其事地向袁震求爱。袁震此前已经多次向吴晗表明,自己绝不可能嫁给他,吴晗却只是一笑了之。这一次,她决定彻底劝退吴晗。

  于是她冷冷地对吴晗说:“我已无药可救,更不可能生育,请吴先生你好自为之。”

  不料,吴晗郑重表白:“我的好自为之,就是要到医院来陪伴你。我对你的感情,至死不渝。”

  袁震听后,泪如雨下。既然吴晗已经向她走出了九十九步,那最后一步,她决定自己来走。

  1935年,吴晗从清华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。由于吴晗学术成就突出,清华大学破格将他聘为教员,直接越过了助教这一级。吴晗在清华里开设明史课,成为了全国第一个在高校里开设明史课的大学教师。

  年轻有为的清华才子吴晗,却追求一个比自己大两岁且百病缠身的女子,惹得外界议论纷纷。好友问他,以他的条件找个大家闺秀不难,为何要喜欢一个瘫痪在床的姑娘。吴晗却认认真真地答道:

  听说吴晗与一位身患痨病且不能生育的姑娘恋爱了,吴晗母亲顿时坐立不住,竟然一个人踩着一双小脚,从义乌老家直接跑到了北平,非要见见这个“病西施”。一向孝顺的吴晗,这一次编排了一个谎言,说袁震的身体已经好转,现在出差去了。吴母一听,大为高兴,便又回到了老家。

  抗日战争爆发后,吴晗受云南大学之邀,前往昆明教书。他想带着袁震一起去,但袁震自知身体不便,不想耽误吴晗的行程,于是袁震承诺,只要自己能够行走,马上去昆明找吴晗。

  吴晗到了昆明以后,按时给袁震寄去生活费,还常常写信诉说对袁震的爱意。至于旁人的反对和非议,他丝毫不放在心上。在吴晗的鼓励和姐妹的照料下,1939年春,袁震终于可以站立行走了。5月,在越南海防的码头上,吴晗第一次见到了站立起来的袁震,激动地无法言语。

  袁震在姐妹的陪伴下,来到了吴晗家中。吴晗的母亲和妹妹见袁震步履维艰,大吃一惊,知道吴晗此前欺瞒了她们。吴母不禁泪流满面,好不容易盼到儿子事业有成,他却要和一个垂死之人在一起,这可如何是好?她私下劝说吴晗,吴晗不为所动;她又让女儿去劝说,谁料妹妹被哥哥的一片痴情所打动,反过来劝母亲不要干预哥哥的事。

  吴母为了断绝儿子的念头,要给吴晗下跪,甚至跟吴晗提出,只要他愿意跟袁震分开,她就把乡下的田产卖了给袁震治病。面对母亲的哭闹,吴晗说了一句话:“她愿意结婚,我就娶她;她不愿意结婚,我就照顾她一辈子。”

  1939年10月,吴晗带着袁震去城里,晚上没有回家,在小旅馆里举行了简朴的结婚仪式,并邀请几位朋友共同见证。第二天,人们在报纸上看到了吴晗和袁震的结婚启事。这一年,吴晗30岁,袁震32岁。

  那时吴晗已经是著名的学者教授,工作十分繁忙,但他还是承包了所有的家务,每天挑水买菜,做饭洗衣,晚上还要搀扶着袁震散步。袁震在吴晗的精心照料下,病情也有所好转,慢慢地可以照顾自己的生活,还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家务。她是吴晗的“学术顾问”,经常在灯下与吴晗共同探讨学术问题,修改学术文章。吴晗的每一篇论文和每一部著作里,都凝结着袁震的心血。

  不料没过多久,袁震又患上了子宫肌瘤,大出血引起了严重贫血。吴晗发现自己的血型与袁震相匹配,就每隔十来天为袁震输一次血。由于输血过多,吴晗几次在讲课过程中晕倒。

  吴晗为了给袁震补充营养,在物价飞涨生计艰难的岁月里,常常炖牛骨汤给袁震喝,自己却舍不得喝一碗。袁震没有收入来源,还要一直吃药看病,吴晗为了开源节流,不得不多兼几份职,衣鞋裤袜破了都不换。有一次友人去吴晗家,惊讶地发现袁震为吴晗补的衣服连一块整布都看不到了。

  解放后,吴晗身居高位,公务繁忙。夫妻二人的感情始终如一,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爱情的结晶。后来,他们听从别人的建议,从孤儿院里领养了一儿一女。

  1966年,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袭来,吴晗受到了严重的冲击,连续一年多的时间里几乎天天都要被批斗,一时间从政府高官变成了“过街老鼠”。吴家被抄家数次,所有的珍藏和书稿全部被抄走。在吴晗被斗得最狠的时候,袁震坚定地与他站在一起。

  吴晗劝袁震回老家躲避,袁震却回他说:“天塌下来,我也要跟你在一起!不求同生,但求同死!”

  1968年,吴晗被捕入狱。袁震却“不识时务”,不但不与吴晗划清界限,还为吴晗声援。就这样,体弱多病的袁震也被送进了劳改队,病情迅速恶化,直到双腿瘫痪。

  1969年3月,袁震去世,临终前,她还想见吴晗一眼。同年10月,吴晗在狱中离世。这一年,是他们结婚30周年。

  清华园里的惊鸿一瞥,刻下了此生难以磨灭的印记;三十年间的携手相扶,造就了世所罕有的恩爱眷侣。吴晗在政治上的所作所为,确有争议,但吴晗对袁震的一往情深,无可挑剔。

  袁震虽才貌双全,却屡遭磨难,幸而身边有此良伴,得以享寿花甲之年。年轻时因怕拖累吴晗终身,她屡次拒绝吴晗的示爱;却不料吴晗对她爱入骨髓,为她辛苦半生,亦是甘之如饴。袁震投桃报李,在滔天的劫难面前,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。

  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这一路崎岖,是我无悔的经历。吴晗与袁震,是张爱玲那句名言的最好注解——“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,其实你应该知道,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XML地图|Copyright © 2019 九州酷游 备案号:黑ICP备68476541号-1